熱搜:南懷瑾 |證嚴上人

分類瀏覽

 當前位置:首頁 - 書評與書摘 -書評中心 
             

書評詳情                

“螺網理論”何以引領新經濟?
朱敏 姜疆
(一)

       《螺網理論》這一書名容易讓人聯想為物理科學的某種定律,但其副標題“經濟與社會的動力結構及演化圖景”則直觀給出了該書的研究對象與適用范圍。
       之所以將自己提出的理論命名為“螺網”,是因作者更為清醒地認識到:整個人類社會,實際上同其他事物一樣,是波浪式前進、螺旋式上升的;同時,整個人類社會在實際上,同其他事物一樣,又是多維的、立體的。書的前言寫道,“人類社會演化的總體圖景是一張多維動力交織、螺旋式發展的‘螺網圖’。”這是作者的世界觀,也是此書的論點。
       世界觀是形成價值觀的基礎,只有對世界、對人與世界的關系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才能形成正確的價值觀,反過來,正確的價值觀的建立,又會使科學世界觀更豐富、更完善。
       價值特性有四個方面:客觀性、主體性、社會歷史性、多維性。其中,后兩方面正是該書所詳盡闡釋剖析的。價值關系的主體具有社會性和歷史性,因此人們的需要、實踐以及需要滿足的形式都表現出了社會性和歷史性。每一主體的價值關系都具有多維性或全面性,這就要求人們在創造或實現價值時,必須對某一價值物的價值作全面的考察,以決定取舍。
       那么,支撐此書論點的社會性和歷史性體現在哪里?
       從中不難看出作者的雄心勃勃,在于創建一種動態非均衡思維范式的理論框架,即試圖將微觀經濟學(企業經濟學)、中微觀經濟學(產業經濟學)、中宏觀經濟學(區域經濟學和國民經濟學)、宏觀經濟學(國家經濟學和國際經濟學)的“任督四脈”予以融通,置之于一個全方面的動態非均衡的假設條件之下進行綜合分析,而非新經典經濟學的一般均衡。其鉆研中所勃發的洪荒之力,亦躍然紙上。
       在經濟學界,主流經濟學研究,特別是新經典經濟學,曾長期為靜態一般均衡思維范式所主宰。運用動態非均衡思維,對于經濟學理論本身的創新與發展頗為重要。如今,究竟是靜態看世界,還是動態看世界,正在構成經典經濟學與新經濟學的根本分野。換言之,假使未來主流經濟學摒棄靜態思維模式,而引進動態思維模式,不難預見,經濟學乃至整個社會科學將不免出現一場空前的范式轉換,其變革意義或可堪比牛頓、愛因斯坦對于自然科學和整個科學領域的影響。
      
(二)

       新經濟的多維性或全面性,在書中到底是如何體現的?
       應當說,書中不僅深入探討了社會系統表層的人文系統、經濟系統、政治系統等, 還整體涉及了社會系統深層的科學系統、法制系統、教育系統等。而對于其中的經濟系統,則更加側重地被分為企業系統——產業系統——國民經濟系統,從而予以特別關注。
       與一些局部看問題甚至呈現部門化特征的傾向相比,它著眼于企業經濟(微觀)、產業經濟(中微觀)、區域經濟(中宏觀)、國民和國際經濟(宏觀),從整體看世界。如果照著這種系統思路持續鉆研下去,誰能說經濟學說沒有進一步被改寫的可能?薩繆爾森就是綜合了宏觀經濟學與微觀經濟學,從而獨樹一幟,實現了經濟學說史上的第三次大綜合,即《經濟學》一書的出版。
       半個世紀前,《經濟學》這部教科書問世時,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翰•肯尼思•加爾布雷思,曾寫出第一篇書評。他預言:“下一代人將會跟隨薩繆爾森學習經濟學。”半個世紀以來,隨著世界經濟的變革和經濟學的發展,這部書一直在不斷地加以修改和補充,久已成為世界上最暢銷的經濟學教科書。迄今,它已被譯成法文、德文、意大利文、瑞典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日文、中文、阿拉伯文、俄文、匈牙利文、捷克言語、羅馬尼亞文、越南文等,共計有40種以上的譯本。看來,不僅“下一代”,而且“下下一代”也在跟隨。
       誰又能斷然否認,下一代、下下一代不會循著此書的視角學習經濟學和社會科學?時間會證明一切。當然,任何一門學問都不是在一間屋子里冥思苦想出來的,開放學習才是正確的科研之道。該書借鑒了兩位社會學家(國外的帕森斯、國內的閔家胤)關于社會系統結構的學說和思想。這種借鑒并非毫無保留地照搬,而是有所取舍地繼承。
       通過批判與繼承,《螺網理論》充分吸納了經濟學和社會與自然科學的精華,并對各種學說、思想、理論、觀點進行了提煉和升華。其中,在經濟學方面,此書不僅借鑒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而且對西方經典經濟學(又譯古典經濟學)、新經典經濟學(又譯新古典經濟學)、超經典經濟學(又譯新興古典經濟學)的思想皆有所借鑒。
      
(三)

       需要指出的是,該書提出經濟社會系統“分形”的觀念,與著名經濟學家楊小凱教授提出的超邊際分析,有異曲同工之妙。楊小凱認為,邊際分析就是給定分工結構下的資源配置問題,包括價格、成本、產量等,而要進行這一分析的前提是“給定分工結構”,它是“超越”于邊際分析的。基于這一認識,楊小凱提出了一系列非線性優化方法,解決了兩個問題,第一是分工模式或者經濟組織結構是如何演進的,第二是在某一分工模式或經濟組織結構下資源如何實現最優配置的。其中,第二點是傳統經濟學中的邊際分析,第一點是進行邊際分析的前提,具有“超越”意義,合在一起,亦可以構成一幅具有獨特結構的幾何美圖。
       而螺網理論所揭示的整個人類社會系統的長期演化機制遵循的兩大規律——分叉律與協同律等,無不透著具有獨特結構的幾何美。從社會系統表層的人文系統、經濟系統、政治系統,到社會系統深層的科學系統、法制系統、教育系統,等等,這些不同經濟層次,在一般結構方面所具有的自相似性、層次性、嵌套性等分形特征,是本書力圖論述的,也是經濟學家楊春學認為“最獨特而令人印象深刻的”。
       其實,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書中的包羅萬象。這張“網”,志在將諸多學科精華都“網”入其中。只拿經濟科學而言,諸多建立在微觀、中觀、宏觀層次的概念,在書中一一登場:從企業的本質到演化軌跡,從產業的分工到生命周期,從經濟的環境到機制,從國家的概念到變革,等等。當然,其絕非單純對一系列概念簡單羅列,而是在闡述辨析相關概念時將自身洞見有機融合。
       首先是從外部看來的有機融合,即各個篇章之間的關聯。在物理的世界里,中子、質子和電子構成了原子,不同原子相結合構成了分子,而不同分子相結合構成了復雜分子,復雜分子集團又構成了物體,而不同物體又構成了世界;而在經濟的世界里,企業構成產業,產業構成區域,區域構成國家,國家構成世界。書中對于整個經濟和社會的描述,正是從微觀至中微觀,由中微觀及中觀,從中觀至中宏觀,又從中宏觀及宏觀,如此由淺入深、有條不紊地展開論述。跟隨作者的視閾,逐步由小及大,由部分到整體,漸次呈現一個“系統”的經濟社會。
       而其內部所蘊藏的一條分析主線“本質——環境——要素——結構——效率——能力——動力——機制——周期”,也頗為明晰。正是圍繞著這條主線,哲學、生物學、政治學、社會學、經濟學,以及系統科學與系統論方法等的諸多論述,書中一一向讀者娓娓道來。讀者跟隨作者“步伐”,在人類社會的各種學說、理論、思想等浩瀚海洋中暢游,一步步接受并共享其大徹大悟的慧果。
      
(四)

       不過,此書論證方式及其理路,并不符合現代主流經濟學的固有章法。學院派經濟學者們在象牙塔里研究出五花八門的學說,其著作和文章由大量的假設、數理公式、計量模型構成,在極度簡化之后,似乎更接近一門只有與政治、社會完全脫離才具有普遍價值的純工具學科。然而,這種經濟學去政治化的過程卻是精心考量的,只有把作為形容詞的政治去掉以后,經濟學才可以論證說,經濟行為反映的是一種個體主義心理學,而不是以社會形式建構起來的各種制度;據此又可以進一步斷定,自由放任原則是符合自然法則的。
       《螺網理論》的論證,顯然是超出了前人對經濟學的探索。作者高舉系統科學大旗,運用系統論方法,能否收獲可貴的理論創新?從系統科學的觀點出發,經濟和社會研究要著重從整體與部分(要素)之間、整體與外部環境的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相互制約的關系中,綜合地、精確地考察對象、以達到最佳地處理和研究問題。細讀全書,不難領略運用系統論研究和改造客觀對象的方法。從整體的觀點出發,全面分析系統中要素與要素、要素與系統、系統與環境、此系統與彼系統的關系,從而把握其內部聯系與規律性,力圖達到系統能夠有效地被控制,甚至改造一個舊世界,構建一個新世界的目的。
       關于系統論,有一系列基本原則,最主要的是整體性原則、結構功能的原則、相互聯系的原則。書中探討的經濟和社會問題,本身就是多維的、立體的,那么整體性原則、相互聯系的原則,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充要條件,而對于結構功能原則,從以上評述可以看出,書中的把握也有爐火純青的意味。
       系統的結構與功能是辯證統一的。首先,結構是功能的基礎,功能是結構的屬性;結構不同,一般而言功能也不同,結構決定功能。其次,同一結構可能有多種功能;結構不同,也可獲得異構同功。因而在分析研究各種系統時,必須把握好系統結構和功能的辯證發展規律。在作者精心構建的系統中,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的要素與要素、要素與系統、系統與環境,在書中終于被編織成為一張螺旋式上升的巨型“螺網”。古人有云,“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這是立足古今、啟迪未來的務實態度。
       對經濟學而言,政府和市場的關系是經久不衰的核心議題,“螺網理論”對此給出了自己的動態解釋。值得一提的是,該書論證輔以生物進化論的基本范式,也給“螺網理論”增添了另一個視角。薩繆爾森說,經濟學永遠21歲,而整個社會科學呢?“螺網理論”呢?
      
(五)

       與“螺網理論”提出者、該書作者甘潤遠先生一樣,我們在新經濟研究領域亦上下求索,但比起前者構建理論大廈的壯志,只能算是小打小鬧。基于近十年來對新經濟的持續觀察與研究,筆者總結和提煉了以“三破”“三立”為內核的新經濟法則(朱敏,2016、2017),旨在解釋并啟迪“互聯網+”大數據時代的轉型與創新。
       “三破”,即破介、破界、破誡。這是對當前整個新舊秩序轉換中,正在發生的去中心化、跨界創新、規則重構的描述與概括。①破介。互聯網的大規模協同和去中心化,打破了傳統分工,大大削弱甚至正在消滅許許多多的傳統中介。②破界。“互聯網+”連接一切,大數據使資源使用無遠弗屆,趨于零邊際成本,打破組織、行業和國家邊界。③破誡。新經濟快速迭代與顛覆,人們越發追求個性,崇尚價值共享,一些舊規則和舊誡律開始不足為訓。
       “三立”,即立志、立智、立制。這是指個體、組織、國家在此轉換中,應樹立戰略布局、智慧整合、制度建設等系統性思維。①立志(戰略布局)。看清大勢,梳理戰略新目標;腳踏實地,志存高遠。②立智(智慧整合)。壯大實力,明智參與新趨勢;修煉內功,智在必得。③立制(制度建設)。持之以恒,改寫制定新規則;水滴石穿,制勝之道。
       以上所謂“三破”“三立”新法則的雛形甫一提出,就有學界朋友美言,這是一種通俗的創新方法論,洞見深邃自成體系,期待深化完善云云。對此愧不敢當,誠望通向新經濟時代的轉型哲學更為豐富多彩。今后將同甘先生一道,書寫新經濟理論的精彩華章,為中國和全球新經濟發展鼓與呼。
      
       (作者朱敏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新經濟導刊主編、新經濟研究室主任、
       姜疆為法國巴黎第一大學國際經濟學博士、現任職國內研究機構)
      
 
   

地址:上海市國權路579號
郵編:200433
電話:021-65642854(社辦)
傳真:021-65104812

 
 

版權所有©復旦大學出版社,2002-2019年若有問題請與我們 ([email protected]) 聯系! 滬ICP備05015926號

            


 

大乐透机选网易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