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搜:南懷瑾 |證嚴上人

分類瀏覽

 當前位置:首頁 - 書評與書摘 -書評中心 
             

書評詳情                

系統思維和全息視角下的經濟學理論創新
——評述獨立學者甘潤遠新著《螺網理論》
邱仰林
如何用最簡單的經濟學原理來解釋社會的發展動力?市場與政府究竟是怎樣的關系?應該如何調整產業結構?怎樣應對當前的經濟形勢?如何實現國民經濟系統的可持續發展?我們都可以在獨立學者甘潤遠的新著《螺網理論——經濟與社會的動力結構及演化圖景》(復旦大學出版社2016年9月出版)一書中尋找到比較科學的答案。
       2016年8月上旬的一個晚上,我與甘潤遠先生相識于上海外灘藝術館的一次高端沙龍活動中。甘先生溫文爾雅,多才多藝,他既是一個文化經濟學者,也是一個作家,同時還擔任上海市一家企業的高管。他是中華傳統文化研究會會員,也是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他畢業于大連交通大學和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先后做過工廠技術員、報刊記者、網站主編、雜志總編、研究院及企業高管等。除了《螺網理論》以外,他還出版有傳記評論《精神生活的孤獨圖景——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100年圖說》、詩文集《春天的翅膀》等圖書,還參與編撰過《創意經濟學》、《個人財務策劃》、《國際學術期刊運作實務》、《廣東省公安志》等8部書籍。此外,他還撰寫過一部科技專題電視片并獲獎,全程監制過一部大型動畫片,還策劃過一個總面積2.2平方公里的旅游主題公園。
       在《螺網理論》一書中,甘先生應用系統科學的哲學思維、進化論的基本范式和結構功能主義的基本方法,對傳統經濟學和社會學進行綜合研究,把社會系統劃分為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等子系統,探討了這些子系統之間的聯系以及它們與社會進化的復雜關系,闡述了經濟與社會的動力結構及其演化規律。《螺網理論》一書指出,人類社會系統演化發展普遍遵循四大規律——分叉律、協同律、分形律和周期律。其中,關于分叉律和和周期律,各國學者(尤其是經濟學家)已經做過大量研究和論述,而這本書重點論述了協同律和分形律。整部書滲透著系統思維,給人以耳目一新之感。而作者所論述的“分形”,是指事物的部分與整體之間在某些方面具有相似性。其實,“分形”這一概念與物理學中所說的“全息”在本質上是一致的。我覺得,用“全息”一詞要更加通俗一些。可以說,全息視角是《螺網理論》一書最為獨特的地方。這本書在理論上的一個重要創新是,揭示出了從企業系統、產業系統到國民經濟系統在一般結構方面的自相似性、層次性、嵌套性等全息特征!
       尤其值得重視的是,甘先生經過研究后得出,社會系統具有整體的復雜性、運行的周期性、結構的全息性等顯著特征,人類社會演化的總體圖景是一張多維動力交織、螺旋式發展的“螺網圖”。他所描繪的這個“螺網圖”,令人印象深刻,頗具震撼力!我相信,這個“螺網圖”及其所包含的思想必將會引起國內外眾多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的關注和思考!
       關于《螺網理論》一書,如果說上面的概括顯得有些抽象和籠統的話,那下面我們來摘引這部書中的部分精彩片段,再結合當前各國所面臨的現實問題進行說明,讀者將會領略到這部書的思想魅力所在。
       例如,在《螺網理論》第六章第三節“經濟系統發展的動力結構”中,甘先生提到,“一國經濟系統演化的直接外部動因,主要來自其國內環境中的人文、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等因素”;“一國經濟系統演化的間接外部動因,主要來自國際環境中的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等因素,特別是來自與該國具有貿易、投資、信貸等經濟聯系的社會環境因素。”(參見《螺網理論》一書第183頁)
       為解決現實世界各國的經濟問題,甘先生在這部書中提出了以下一些簡單而重要的觀點:
       第一,從國民經濟系統的外部環境來看,影響經濟系統發展的一般性外部因素是需求和供給;第二,外部環境的需求因素是拉動經濟系統發展的原始動力,外部環境的資源要素供給因素是經濟系統發展的必要條件;第三,從長時段來看,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的經濟系統成長演化的過程,就是不斷從外部環境中吸納、內化、整合包含生產、產業、市場、分配、消費、知識、技術、制度、文化、教育等要素的過程;第四,影響一個國家經濟系統發展的內部因素,來自經濟系統內部的生產、產業、市場、分配、消費、知識、技術、制度、文化、教育等要素,其中最主要的動力因素來自經濟系統中的產業體系和消費體系,在產業體系中的所有產業中,主導產業對經濟系統的成長演化具有重要的帶動作用。第五,在現代社會,由于經濟全球化的深刻影響,影響一國經濟系統的總需求,實際上包括來自國內環境的國內總需求和來自國際環境的國外總需求兩部分;影響一國經濟系統的總供給,實際上也包括來自國內環境的國內總供給和來自國際環境的國外總供給兩部分。
       關于市場與政府的關系、關于如何調整產業結構等問題,甘先生也在《螺網理論》一書中給出了自己的回答。他指出:“在產業發展過程中,除了需要市場進行自發調節以外,同時還需要政府進行主動調節”,“政府部門調節產業結構的總體方向是,保持產業成長的動力沿著‘消費結構→需求結構→供給結構→生產結構→交換結構→分配結構→國民收入增長→新消費結構’的路徑良性循環”。根據《螺網理論》一書的基本觀點,在當前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后,我國政府部門調節產業結構進而保持經濟增長,應該從國內和國際這兩個方面入手綜合考慮,而不是僅僅只考慮國內的各種因素。
       面對京津冀地區時常出現的霧霾,面對多處出現的河流污染,面對化工企業造成的湖泊和土壤污染,甘先生在《螺網理論》一書中強調說,“在影響國民經濟系統發展的外部因素中,人類社會的消費需求是無止境的,而外部環境對經濟系統的資源供給卻是有限的,特別是自然資源,它幾乎是制約一個具體經濟系統發展的最大邊界。”這里所透露出的思想,與習近平主席曾經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論斷不謀而合。如要促進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必須要以保護自然環境為基本前提!有鑒于此,中國各地乃至全球各地都要重視環境保護問題。
       如何實現國民經濟系統的可持續發展?
       甘先生在《螺網理論》一書中指出,從經濟系統的外部動力因素來看有兩個途徑,一是限制人類社會消費需求的過度膨脹,二是不斷開發出新的可供人類社會利用的資源;從經濟系統的內部動力因素來看,完善產業體系、交換體系、分配體系、科學技術、經濟制度和文化教育等因素的結構和功能,不斷提高整個經濟系統的運行效率和發展水平,從而使人類社會在現有的資源供給條件下實現經濟系統的持續發展。對一個具體的國家系統來說,就需要這個國家中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和教育等系統的相互協同、共同配合才能實現,而其中政治系統發揮著重要的主導作用(參見《螺網理論》一書第185頁)。
       關于人類社會的發展動力問題,甘先生反對單純用經濟決定論、政治決定論、科技決定論或者環境決定論等任何一種偏執一端的理論,對人類社會發展過程進行片面化、線性化、簡單化的解釋。他在《螺網理論》一書中指出,人類社會的發展動力是由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和教育等諸要素之間的“合力”共同決定的,在社會發展的不同歷史階段,其中的主導因素(或主導力量)并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始終處于動態變換之中。人類社會演化的總體圖景是一張多維動力交織、螺旋式發展的“螺網圖”!
       如何用最簡單的經濟學原理來解釋社會的發展動力?市場與政府究竟是怎樣的關系?應該如何調整產業結構?怎樣應對當前的經濟形勢?如何實現國民經濟系統的可持續發展?我們都可以在獨立學者甘潤遠的新著《螺網理論——經濟與社會的動力結構及演化圖景》(復旦大學出版社2016年9月出版)一書中尋找到比較科學的答案。
       2016年8月上旬的一個晚上,我與甘潤遠先生相識于上海外灘藝術館的一次高端沙龍活動中。甘先生溫文爾雅,多才多藝,他既是一個文化經濟學者,也是一個作家,同時還擔任上海市一家企業的高管。他是中華傳統文化研究會會員,也是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他畢業于大連交通大學和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先后做過工廠技術員、報刊記者、網站主編、雜志總編、研究院及企業高管等。除了《螺網理論》以外,他還出版有傳記評論《精神生活的孤獨圖景——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100年圖說》、詩文集《春天的翅膀》等圖書,還參與編撰過《創意經濟學》、《個人財務策劃》、《國際學術期刊運作實務》、《廣東省公安志》等8部書籍。此外,他還撰寫過一部科技專題電視片并獲獎,全程監制過一部大型動畫片,還策劃過一個總面積2.2平方公里的旅游主題公園。
       在《螺網理論》一書中,甘先生應用系統科學的哲學思維、進化論的基本范式和結構功能主義的基本方法,對傳統經濟學和社會學進行綜合研究,把社會系統劃分為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等子系統,探討了這些子系統之間的聯系以及它們與社會進化的復雜關系,闡述了經濟與社會的動力結構及其演化規律。《螺網理論》一書指出,人類社會系統演化發展普遍遵循四大規律——分叉律、協同律、分形律和周期律。其中,關于分叉律和和周期律,各國學者(尤其是經濟學家)已經做過大量研究和論述,而這本書重點論述了協同律和分形律。整部書滲透著系統思維,給人以耳目一新之感。而作者所論述的“分形”,是指事物的部分與整體之間在某些方面具有相似性。其實,“分形”這一概念與物理學中所說的“全息”在本質上是一致的。我覺得,用“全息”一詞要更加通俗一些。可以說,全息視角是《螺網理論》一書最為獨特的地方。這本書在理論上的一個重要創新是,揭示出了從企業系統、產業系統到國民經濟系統在一般結構方面的自相似性、層次性、嵌套性等全息特征!
       尤其值得重視的是,甘先生經過研究后得出,社會系統具有整體的復雜性、運行的周期性、結構的全息性等顯著特征,人類社會演化的總體圖景是一張多維動力交織、螺旋式發展的“螺網圖”。他所描繪的這個“螺網圖”,令人印象深刻,頗具震撼力!我相信,這個“螺網圖”及其所包含的思想必將會引起國內外眾多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的關注和思考!
       關于《螺網理論》一書,如果說上面的概括顯得有些抽象和籠統的話,那下面我們來摘引這部書中的部分精彩片段,再結合當前各國所面臨的現實問題進行說明,讀者將會領略到這部書的思想魅力所在。
       例如,在《螺網理論》第六章第三節“經濟系統發展的動力結構”中,甘先生提到,“一國經濟系統演化的直接外部動因,主要來自其國內環境中的人文、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等因素”;“一國經濟系統演化的間接外部動因,主要來自國際環境中的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等因素,特別是來自與該國具有貿易、投資、信貸等經濟聯系的社會環境因素。”(參見《螺網理論》一書第183頁)
       為解決現實世界各國的經濟問題,甘先生在這部書中提出了以下一些簡單而重要的觀點:
       第一,從國民經濟系統的外部環境來看,影響經濟系統發展的一般性外部因素是需求和供給;第二,外部環境的需求因素是拉動經濟系統發展的原始動力,外部環境的資源要素供給因素是經濟系統發展的必要條件;第三,從長時段來看,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的經濟系統成長演化的過程,就是不斷從外部環境中吸納、內化、整合包含生產、產業、市場、分配、消費、知識、技術、制度、文化、教育等要素的過程;第四,影響一個國家經濟系統發展的內部因素,來自經濟系統內部的生產、產業、市場、分配、消費、知識、技術、制度、文化、教育等要素,其中最主要的動力因素來自經濟系統中的產業體系和消費體系,在產業體系中的所有產業中,主導產業對經濟系統的成長演化具有重要的帶動作用。第五,在現代社會,由于經濟全球化的深刻影響,影響一國經濟系統的總需求,實際上包括來自國內環境的國內總需求和來自國際環境的國外總需求兩部分;影響一國經濟系統的總供給,實際上也包括來自國內環境的國內總供給和來自國際環境的國外總供給兩部分。
       關于市場與政府的關系、關于如何調整產業結構等問題,甘先生也在《螺網理論》一書中給出了自己的回答。他指出:“在產業發展過程中,除了需要市場進行自發調節以外,同時還需要政府進行主動調節”,“政府部門調節產業結構的總體方向是,保持產業成長的動力沿著‘消費結構→需求結構→供給結構→生產結構→交換結構→分配結構→國民收入增長→新消費結構’的路徑良性循環”。根據《螺網理論》一書的基本觀點,在當前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后,我國政府部門調節產業結構進而保持經濟增長,應該從國內和國際這兩個方面入手綜合考慮,而不是僅僅只考慮國內的各種因素。
       面對京津冀地區時常出現的霧霾,面對多處出現的河流污染,面對化工企業造成的湖泊和土壤污染,甘先生在《螺網理論》一書中強調說,“在影響國民經濟系統發展的外部因素中,人類社會的消費需求是無止境的,而外部環境對經濟系統的資源供給卻是有限的,特別是自然資源,它幾乎是制約一個具體經濟系統發展的最大邊界。”這里所透露出的思想,與習近平主席曾經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論斷不謀而合。如要促進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必須要以保護自然環境為基本前提!有鑒于此,中國各地乃至全球各地都要重視環境保護問題。
       如何實現國民經濟系統的可持續發展?
       甘先生在《螺網理論》一書中指出,從經濟系統的外部動力因素來看有兩個途徑,一是限制人類社會消費需求的過度膨脹,二是不斷開發出新的可供人類社會利用的資源;從經濟系統的內部動力因素來看,完善產業體系、交換體系、分配體系、科學技術、經濟制度和文化教育等因素的結構和功能,不斷提高整個經濟系統的運行效率和發展水平,從而使人類社會在現有的資源供給條件下實現經濟系統的持續發展。對一個具體的國家系統來說,就需要這個國家中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和教育等系統的相互協同、共同配合才能實現,而其中政治系統發揮著重要的主導作用(參見《螺網理論》一書第185頁)。
       關于人類社會的發展動力問題,甘先生反對單純用經濟決定論、政治決定論、科技決定論或者環境決定論等任何一種偏執一端的理論,對人類社會發展過程進行片面化、線性化、簡單化的解釋。他在《螺網理論》一書中指出,人類社會的發展動力是由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和教育等諸要素之間的“合力”共同決定的,在社會發展的不同歷史階段,其中的主導因素(或主導力量)并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始終處于動態變換之中。人類社會演化的總體圖景是一張多維動力交織、螺旋式發展的“螺網圖”!
       如何用最簡單的經濟學原理來解釋社會的發展動力?市場與政府究竟是怎樣的關系?應該如何調整產業結構?怎樣應對當前的經濟形勢?如何實現國民經濟系統的可持續發展?我們都可以在獨立學者甘潤遠的新著《螺網理論——經濟與社會的動力結構及演化圖景》(復旦大學出版社2016年9月出版)一書中尋找到比較科學的答案。
       2016年8月上旬的一個晚上,我與甘潤遠先生相識于上海外灘藝術館的一次高端沙龍活動中。甘先生溫文爾雅,多才多藝,他既是一個文化經濟學者,也是一個作家,同時還擔任上海市一家企業的高管。他是中華傳統文化研究會會員,也是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他畢業于大連交通大學和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先后做過工廠技術員、報刊記者、網站主編、雜志總編、研究院及企業高管等。除了《螺網理論》以外,他還出版有傳記評論《精神生活的孤獨圖景——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100年圖說》、詩文集《春天的翅膀》等圖書,還參與編撰過《創意經濟學》、《個人財務策劃》、《國際學術期刊運作實務》、《廣東省公安志》等8部書籍。此外,他還撰寫過一部科技專題電視片并獲獎,全程監制過一部大型動畫片,還策劃過一個總面積2.2平方公里的旅游主題公園。
       在《螺網理論》一書中,甘先生應用系統科學的哲學思維、進化論的基本范式和結構功能主義的基本方法,對傳統經濟學和社會學進行綜合研究,把社會系統劃分為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等子系統,探討了這些子系統之間的聯系以及它們與社會進化的復雜關系,闡述了經濟與社會的動力結構及其演化規律。《螺網理論》一書指出,人類社會系統演化發展普遍遵循四大規律——分叉律、協同律、分形律和周期律。其中,關于分叉律和和周期律,各國學者(尤其是經濟學家)已經做過大量研究和論述,而這本書重點論述了協同律和分形律。整部書滲透著系統思維,給人以耳目一新之感。而作者所論述的“分形”,是指事物的部分與整體之間在某些方面具有相似性。其實,“分形”這一概念與物理學中所說的“全息”在本質上是一致的。我覺得,用“全息”一詞要更加通俗一些。可以說,全息視角是《螺網理論》一書最為獨特的地方。這本書在理論上的一個重要創新是,揭示出了從企業系統、產業系統到國民經濟系統在一般結構方面的自相似性、層次性、嵌套性等全息特征!
       尤其值得重視的是,甘先生經過研究后得出,社會系統具有整體的復雜性、運行的周期性、結構的全息性等顯著特征,人類社會演化的總體圖景是一張多維動力交織、螺旋式發展的“螺網圖”。他所描繪的這個“螺網圖”,令人印象深刻,頗具震撼力!我相信,這個“螺網圖”及其所包含的思想必將會引起國內外眾多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的關注和思考!
       關于《螺網理論》一書,如果說上面的概括顯得有些抽象和籠統的話,那下面我們來摘引這部書中的部分精彩片段,再結合當前各國所面臨的現實問題進行說明,讀者將會領略到這部書的思想魅力所在。
       例如,在《螺網理論》第六章第三節“經濟系統發展的動力結構”中,甘先生提到,“一國經濟系統演化的直接外部動因,主要來自其國內環境中的人文、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等因素”;“一國經濟系統演化的間接外部動因,主要來自國際環境中的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教育等因素,特別是來自與該國具有貿易、投資、信貸等經濟聯系的社會環境因素。”(參見《螺網理論》一書第183頁)
       為解決現實世界各國的經濟問題,甘先生在這部書中提出了以下一些簡單而重要的觀點:
       第一,從國民經濟系統的外部環境來看,影響經濟系統發展的一般性外部因素是需求和供給;第二,外部環境的需求因素是拉動經濟系統發展的原始動力,外部環境的資源要素供給因素是經濟系統發展的必要條件;第三,從長時段來看,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的經濟系統成長演化的過程,就是不斷從外部環境中吸納、內化、整合包含生產、產業、市場、分配、消費、知識、技術、制度、文化、教育等要素的過程;第四,影響一個國家經濟系統發展的內部因素,來自經濟系統內部的生產、產業、市場、分配、消費、知識、技術、制度、文化、教育等要素,其中最主要的動力因素來自經濟系統中的產業體系和消費體系,在產業體系中的所有產業中,主導產業對經濟系統的成長演化具有重要的帶動作用。第五,在現代社會,由于經濟全球化的深刻影響,影響一國經濟系統的總需求,實際上包括來自國內環境的國內總需求和來自國際環境的國外總需求兩部分;影響一國經濟系統的總供給,實際上也包括來自國內環境的國內總供給和來自國際環境的國外總供給兩部分。
       關于市場與政府的關系、關于如何調整產業結構等問題,甘先生也在《螺網理論》一書中給出了自己的回答。他指出:“在產業發展過程中,除了需要市場進行自發調節以外,同時還需要政府進行主動調節”,“政府部門調節產業結構的總體方向是,保持產業成長的動力沿著‘消費結構→需求結構→供給結構→生產結構→交換結構→分配結構→國民收入增長→新消費結構’的路徑良性循環”。根據《螺網理論》一書的基本觀點,在當前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后,我國政府部門調節產業結構進而保持經濟增長,應該從國內和國際這兩個方面入手綜合考慮,而不是僅僅只考慮國內的各種因素。
       面對京津冀地區時常出現的霧霾,面對多處出現的河流污染,面對化工企業造成的湖泊和土壤污染,甘先生在《螺網理論》一書中強調說,“在影響國民經濟系統發展的外部因素中,人類社會的消費需求是無止境的,而外部環境對經濟系統的資源供給卻是有限的,特別是自然資源,它幾乎是制約一個具體經濟系統發展的最大邊界。”這里所透露出的思想,與習近平主席曾經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論斷不謀而合。如要促進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必須要以保護自然環境為基本前提!有鑒于此,中國各地乃至全球各地都要重視環境保護問題。
       如何實現國民經濟系統的可持續發展?
       甘先生在《螺網理論》一書中指出,從經濟系統的外部動力因素來看有兩個途徑,一是限制人類社會消費需求的過度膨脹,二是不斷開發出新的可供人類社會利用的資源;從經濟系統的內部動力因素來看,完善產業體系、交換體系、分配體系、科學技術、經濟制度和文化教育等因素的結構和功能,不斷提高整個經濟系統的運行效率和發展水平,從而使人類社會在現有的資源供給條件下實現經濟系統的持續發展。對一個具體的國家系統來說,就需要這個國家中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和教育等系統的相互協同、共同配合才能實現,而其中政治系統發揮著重要的主導作用(參見《螺網理論》一書第185頁)。
       關于人類社會的發展動力問題,甘先生反對單純用經濟決定論、政治決定論、科技決定論或者環境決定論等任何一種偏執一端的理論,對人類社會發展過程進行片面化、線性化、簡單化的解釋。他在《螺網理論》一書中指出,人類社會的發展動力是由人文、經濟、政治、科學、法制和教育等諸要素之間的“合力”共同決定的,在社會發展的不同歷史階段,其中的主導因素(或主導力量)并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始終處于動態變換之中。人類社會演化的總體圖景是一張多維動力交織、螺旋式發展的“螺網圖”!
      

螺網圖(參見《螺網理論》一書第294頁)

       在螺網圖中,十個維度分別是:①生態優化;②資源利用;③人文系統;④科學系統;⑤經濟系統;⑥法制系統;⑦政治系統;⑧教育系統;⑨社會發展;⑩文化進化。在這個圖中,從小到大的五個同心圓圈分別表示人類社會在原始時代、農業時代、工業時代、信息時代和未來時代所達到的文明程度;從第二個圓圈起,每一維軸開始出現較細小的分支,這些細小分支進一步分叉,從而形成更細小的分支,這些分支或分叉表示社會的分工或分化現象。社會系統發展的分工與協同、分層與分化、漸變與突變等機制,都可以比較形象地從這幅圖中展示出來。上面的螺網圖,以簡化而形象的方式描述了人類社會的演化歷史,這幅圖對于人們認識社會進化機制、重新整合碎片化的知識體系,對于指導社會實踐活動等都具有重要的意義。(參見《螺網理論》一書第294—295頁)
       《螺網理論》一書所闡述的整體的、系統的世界觀,對各國政府的國際戰略決策及宏觀政策制定具有重要的啟發價值。在處理國際事務中,在當前全球經濟失衡的情況下,各國的國際政策十分需要相互協同,只有各國的政策能夠相互協同,人們才能找到全球經濟復蘇的路徑,最終才能使全球經濟良性發展!而在處理國內事務中,在推動社會發展時,不能僅僅考慮經濟系統的問題,而是應該把人文系統、經濟系統、政治系統、科學系統、法制系統和教育系統等聯系起來考慮,同時把國內與國外的總需求和總供給聯系起來考慮,從而綜合制定社會發展戰略和宏觀政策。
       以上只是對《螺網理論》一書浮光掠影式的評述,實際上,這本書所涉及的學科眾多、知識十分豐富,作者不但將系統論、進化論和結構功能主義的基本思想應用于社會系統的具體分析中,而且還將經濟學、社會學、政治學、人類學、文化學、歷史哲學等人文社會科學的眾多理論要義熔于一爐,這本書可謂為讀者奉獻了一桌包含自然知識、社會知識和人文知識的思想盛宴。
      
       (作者為中國總部經濟研究院院長、國家總部經濟課題組研究員、經濟學博士)
      
 
   

地址:上海市國權路579號
郵編:200433
電話:021-65642854(社辦)
傳真:021-65104812

 
 

版權所有©復旦大學出版社,2002-2019年若有問題請與我們 ([email protected]) 聯系! 滬ICP備05015926號

            


 

大乐透机选网易彩票